如果說我是過度情緒性動物的話,只能說,我承認。

 


我應該是屬於那種想到什麼就立即行動的那種,
也許之前許多事情不在意,但等我在意了我就會快狠準的刪除全部。
不會等任何解釋,不會等任何藉口

 

不是看不懂所謂的酸言酸語,之前只是想說算了,
我看的很開,只是人總是如此,如此的得寸進尺。

 

真的很厭惡那種自以為的幽默,
根本一點都不幽默,只是顯得一點風度都沒有罷了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姿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