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阿,總是有一種類似的習性。
擅長把事情用至最複雜的情況,再懇求,可不可以單純的看待。 
等同於,言語以及行為上的暴力,同時。  

 

 We are not friends when we meet again.

 

 

 

 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姿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