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加思索的,

其實有段時間,沒有在半夜,跟朋友在公園或是一些地方散散步,
走路的習慣依然有,但太常習慣一個人 

 

 

前幾天的一些對話提到,也許是如此,對於這些某些事情相對的較為排斥
一個人,需要負擔的壓力,一個自由的人需要承擔的壓力,
因為自己的任性,努力的奮鬥些自己所喜愛的,所以承擔著的這些,已經讓本身的生活感到複雜以及混沌。

所以對於一些事情來說,相對的,需要的簡單。 

 

而對於有些話題而言,並沒有必要性的回答。
沒有人能夠決定,什麼叫做正確,或是,是必需的。
我現在決定了如此,那一切就是我所抉擇的,如此而已。

 

 

 

 

夜,寶藏巖

             

 

 

 

 

 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姿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